男主去死

有着代表星星消灭大猪蹄子们的梦想的星酱

源氏NTR现场 上(我不会起名字所以就先这样吧

  不仅欧欧西还狗血言情,本意是想中秋福利但最后一看还是觉得雷者退避
  再说一遍,雷 者 退 避
  所以中秋福利还是更你们一直在说的同体段子吧(所以请用评论砸死我吧!!!)
  准备好了,那么我们准备开始

  这是最后一分钟了。

  悬浮着洁白泡沫的金色酒液被堪称粗暴的动作倒进了在灯光下折射出耀眼光芒的精致高脚杯,转手就被以豪爽的姿态灌进嘴里,你全然不顾溢出的酒液顺着白皙的脖颈滑进已经拉扯得松松散散的制服领口,只管自个儿屯屯屯。

  你丝毫没有在这华贵酒器中喝批发价一元起的啤酒的愧疚感,甚至想再在杯中倒点可乐。旁边的朋友对你的想法嗤之以鼻,恨铁不成钢地用她那染着鲜红蔻丹的纤纤玉指戳你的鼻尖:

  “有必要吗有必要吗?大中秋的你一个人跑到我的小酒馆来喝闷酒。源家的大少爷长得是不错,但他除了脸还有什么?”

  你顶着好友的攻击又给自己倒了一杯啤酒,觥筹交错的喧哗声中模模糊糊听见了她的问题,然后你听见自己因为喝了太多酒而显得有些沙哑的嗓音响起,醉意朦胧的,仿佛带了点微微的笑意,“有啊。”

  他还有软绵绵的清清软软的声音,有柔软的奶金色的让你总想揉一把的头发,有永远迷迷糊糊似乎对什么都无所谓的样子,有偶尔正经起来突然凛冽的金红色眼睛。

  不过啊,反正这些又不是你的。

  “因为这是我喜欢他的最后一分钟啦。”

  望着你抱着杯子傻笑的样子,好友沉默了一会儿,面无表情地又给你啪地开了一瓶啤酒,“那就继续享受你最后一分钟不单身的时光吧。”

  你知道好友一直信奉的都是要丁丁不要男人的生活模式,便也笑笑不说什么,又开始屯屯屯起来。白色的泡沫,金色的酒,你恍惚地想,配色还真像那个家伙啊。

  真是的,自己确实该委屈一下吧。髭切当时只是因为一场真心话大冒险向你告白,其实他的语气当时就是漫不经心的,甚至连你的名字都没有叫出来,但可能是因为那清亮的少年音太过好听,又或者是那精致俊秀的脸上的微笑太具有迷惑性,你还以为自己持续了五年的暗恋终于有了回报,兴奋得当即答应下来,完全不知道自以为少女心满满的告白现场不远处有多少人在看你的笑话。

  可是为什么在你答应后他没有立刻告诉你这只是个游戏呢?是因为无所谓吧,也可能是觉得有你这样免费的保姆任劳任怨地给他做好每天的便当打理好功课帮忙在课上报道也很好,所以即便你在大学自以为是地占着女朋友的名头三年了也未曾在意或反驳。

  所以,在他找到真正心爱的女孩时让步也是理所当然的吧,毕竟都已经占了这么多便宜了。你看到过,那是个兔子一样娇小柔弱的女孩,怯生生泪汪汪地裹在髭切的白色西装外套里,你喜欢的人笑着在和她说话,被询问道有没有女友时疑惑地歪歪头问“有吗?”顿时让你所有的质问和怒火都无从出口。

  是比自己漂亮也比自己可爱的女孩子啊,好像还是家境也不错的类型,无论如何都是比自己好的对象呢。

  回来后你一声不吭地拉黑了髭切和所有与他有关系的人,清理走了髭切寝室里因为私心放进去的所有自己的物品,把他曾经随意送出却被你珍藏起来的礼物收整齐放在了空出的地方。回来的路上对所有问的人笑着说,我本来就不是髭切学长的女朋友啊。

  嘛,没了自己这个保姆,那个生活不能自理的家伙不是还有膝丸吗,没问题没问题的。

  可是,果然还是好不高兴啊。

  算了算了,这也是最后一分钟啦。

  终于在一分钟前干完了啤酒,你摇摇晃晃地从座位上站起来,拒绝了朋友的护送陪同。中秋节的时候却躲着所有人喝闷酒不是没有原因的,你之前一直是骄傲地对着爸妈介绍髭切是自己男朋友,只是没胆子让髭切跟你见父母,而爸妈一直在催你把男朋友带回家,现在你却不知道要怎么要怎么对爸妈说,他们的女儿被甩啦。

  嗯,估计连甩都算不上呢,毕竟还没开始就结束了。

  你苦中作乐地吐槽自己的初恋就以这种惨淡的方式收场,一边诅咒着自己不中用的小脑,一边踉踉跄跄地走在热闹的街头。中秋的天气是在持续多天的燥热后难得的凉爽,可现在穿着套裙制服你仍觉得浑身发烫。天已经黑了,昏黄的灯光点亮了夜市,欢声笑语的小情侣和由父母孩子组成的小集体三三两两地在街上采买,一个孩子莽撞地冲过了头,眼看就要撞到别人的油豆腐摊上你连忙伸手拉了一把。但你显然高估了自己此时对身体控制的程度,见自己也被拉着往前倒去,你认命地用最后一点控制力把吓呆了的孩子护在了自己怀里,心想要是毁容了能不能敲诈髭切一波就说是分手费。

  算了,不说这根本不算分手,髭切记不记得自己的名字还是个问题。

  可是,想象中接触到滚烫热油的疼痛并未到来。

   再睁开眼时,便满眼都是那有一侧还掩在薄绿色的略长刘海下,还带着惊慌与后怕的榛金色眸子了。

tbc

 

 
 
  

评论(62)
热度(161)

© 男主去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