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去死

有着代表星星消灭大猪蹄子们的梦想的星酱

刀剑乱舞段子向:当他们遇见你带着他们的同体4

  玻璃渣,刀男你们的,ooc我的。
  国庆4连更第一更!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国庆有7天对吧嗦以还有3篇我之后发嘿嘿嘿
  没看过这个的小可爱们可以翻一下我这个系列的前几篇哟

  你本来以为那真的如时政说的一样,那只是一间正常卸任的全刀账满练度本丸,只是还是有些疑惑为什么会轮得到你。但在刚开始确实受到他们热情的对待后,你本就没有多少的一点警惕心也烟消云散了。所以在被他们哄着架空了审神者的权利还以为是他们对你好后,你被囚禁起来当做灵力供给源时,你还一度以为这只是个过分了点的玩笑。

  但他们忘了人类是多么脆弱又坚韧的生物。你明白发生了什么后在自己的房间里不声不响地拒绝了进食,直到灵力不稳被政府发觉,救出你时你的生命体征几乎已完全消失。

  政府明白这个被强制净化的暗堕本丸不可能接受新审了,但他们既舍不得这个本丸够强的战力,也舍不得你这个从普通人中挖掘出的高灵力者。于是政府花重金给这个本丸安排了可定期补充的灵力存储器,而给你洗去这个本丸的记忆,安排了一个全新的本丸。

  那些刀剑啊,过上了他们真正想要的没有审神者的生活了吧。

  直到他们再次遇见了你,还有,你身边的,他们的同体。

  髭切.ver

  “你是谁呀?”

  当对面奶金发色的平安刀无辜纯良地又一次向你问出这个问题时,你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有点想给源氏重宝灌脑白金,“我是审神者。”

  “哦。”坐在走廊上咬着团子的付丧神点了点头表示理解,于是你终于得以好好享受一小段下午茶时光。然而没过多久,面容俊秀的青年再一次转头,奶金色的碎发随着动作小小地晃动了一下,尤其是额前刘海不听话的那一缕摇摇晃晃,更显得他的神情温柔无害到了极点。

  “你是谁呀?”

  “啪——”

  崩断吧,理智之弦!

  隔在你和青年之间的盘子被粗暴地拉开,你在及时地不知从哪扑过来的膝丸怀里拼命挣扎向髭切的方向,“嗷嗷嗷膝丸你给我放开!我现在就要去给你哥留下深刻的印象让他记住我啊啊啊啊!”比如给他两巴掌。

  薄绿发色的青年则是拼死抱住你的腰力图为兄长辩解,“不是的,兄长并不是记不住您他只是……只是……”
  
“哦呀,膝盖丸在说什么?”
  
“……”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默默地看着膝丸泪流满面地喊着“我才没哭”种蘑菇去了,你心情复杂地又在走廊边坐了下来。一时无言,你终于还是忍不住戳了戳髭切。
  
  “嗯?”
  
  “我说啊,你还记得你叫什么名字吗?”
 
   然后,你就看到,青年微笑的脸上,确确实实出现了名为疑惑的神情。
  
  “……就算总是说对很多事无所谓了,也不应该是老年痴呆的样子吧?”你面无表情地吐槽,顺手从幸而未翻的盘子里拿走了最后一串丸子。
  
  “哎呀,是觉得我对弟弟丸太过分了么?”髭切以自己标志性软绵绵的声音轻飘飘地说着,本以为这位审神者会点头继而大发议论,未曾想旁边黑发的小姑娘叼着丸子,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一眼。
  
  “虽然你从来记不住你弟名字,天天把自己的内番给你弟做,所有的烂摊子都给你弟收拾……”眼见青年少见地露出了有点惊讶的神色,你带点儿小小得意地笑了起来,唇角的弧度却是狡黠而温柔的,“确实是关系很好的兄弟呀。”
 
    “髭切,友切,鬼切,狮子之子。”

    “膝丸,薄绿,吼丸,蜘蛛切。”

    “我可是你们的审神者,以后你们的名字,我记得告诉你就好啦!”
  ……
  

  那是多久以前的事了?他当时又是怎么回答的?其实都已经记得不太清楚了。

    有人身后为数不多的鲜明记忆里,有被前任审神者强制重伤出阵时挡在自己身前碎掉的那把弟弟丸,有一期一振在最后一把栗田口短刀碎掉后崩溃的哭喊,有前任审神者死前投来的不敢置信与怨毒愤恨混杂的眼神……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那些像是渐渐褪了颜色,填进来的是本丸走廊边颜色渐深的浓荫,穿过枝叶缝隙的清浅的阳光,弟弟丸一遍遍的唠叨,短刀们嬉闹的笑声,你被逗着玩时鼓起的脸颊,记忆的最后,是在计划实行后,经过被结界锁起的天守阁时,听到你哭着喊他的名字。

  
  “你是谁呀?”
 
   在战场上碰到别人家的队伍,本来只是想礼节性地问一下对方隶属的本丸,脱口而出的却是这样没有礼貌的问句。你懊恼地在心里埋怨了一下自己,却在抬头看到对方的队长时吓得一僵。
 
   你第一次见到那个总是软绵绵笑着的付丧神不笑的样子,唇角不勾起来的时候,他本就微微上挑的眼角竟显出几分凉薄与戾气。是你的问题太没礼貌了吗?对方像是被气狠了似的眼角带着点淡红,压迫力极大的金红色眼瞳就这么盯着你,那种被猛兽盯住的错觉让你竟觉得有些喘不过气来。
  
  气氛正处于凝滞,一件还带着檀香的白色西装外套就结结实实地把你从头盖到脚,你感觉到自己家的髭切从身后把你抱住,顺便把下巴搁在了你的肩头。柔软的奶金色发丝磨蹭着你的耳垂,声音清亮柔软,你几乎可以想象出他露出小虎牙软绵绵微笑的样子。
  
  “哎呀哎呀,那个……谁来着……‘我’啊,可别把我家家主吓到了。”

   在你看不到的地方,刚刚剿灭完敌人的两队刀剑还残留着战场上硝烟肃杀的气息,都已经不动声色地把手按在了自己的刀柄上,抱着你的付丧神看着自己的同体,软绵绵地微笑着做出口型:
  
  嫉妒可是会变成恶鬼的呀。
  
  有着相同外貌的付丧神神情已经回复正常,同样回以温柔无害的微笑,做出的口型却是完全不同的意味:
  
  那对于我们来说,都无所谓了吧。

  
  被裹在源氏牌的西装外套里,你这才模模糊糊地想起来,每次膝丸被逗到快要哭出来时,眼角也有着浅浅的红。
  
  
  
  
  
  
  
  
  
  
  
  
  
  

评论(80)
热度(387)

© 男主去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