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去死

有着代表星星消灭大猪蹄子们的梦想的星酱

刀剑乱舞段子向:当他们遇见你带着他们的同体5

   (写完了一篇才敢过来道歉的某人)
   (看在这只鸽子偶尔还是会飞回来的份上就别炖了就当养了只旅行鸽子吧(滚)
  玻璃渣,刀男你们的,ooc我的。
  你本来以为那真的如时政说的一样,那只是一间正常卸任的全刀账满练度本丸,只是还是有些疑惑为什么会轮得到你。但在刚开始确实受到他们热情的对待后,你本就没有多少的一点警惕心也烟消云散了。所以在被他们哄着架空了审神者的权利还以为是他们对你好后,你被囚禁起来当做灵力供给源时,你还一度以为这只是个过分了点的玩笑。
  但他们忘了人类是多么脆弱又坚韧的生物。你明白发生了什么后在自己的房间里不声不响地拒绝了进食,直到灵力不稳被政府发觉,救出你时你的生命体征几乎已完全消失。
  政府明白这个被强制净化的暗堕本丸不可能接受新审了,但他们既舍不得这个本丸够强的战力,也舍不得你这个从普通人中挖掘出的高灵力者。于是政府花重金给这个本丸安排了可定期补充的灵力存储器,而给你洗去这个本丸的记忆,安排了一个全新的本丸。
  那些刀剑啊,过上了他们真正想要的没有审神者的生活了吧。
  直到他们再次遇见了你,还有,你身边的,他们的同体。
  冲田组.ver
  没了白日燥热的夜晚的风晃晃悠悠,吹过树叶,擦过花朵,抚过身边两个少年黑色的发,拂过你因完成公文过于酸麻的指尖。风带来的轻微的沙沙声在夜晚便显得格外清晰和静谧,你不由得舒适地伸了个懒腰,感到听从清光的建议和冲田组二人在本丸外的审神者街区散步是个无比正确的决定。
  只是散步的清光倒是心情不太好?
  “清光,有什么不舒服吗?”
  听到你带点担心的话语,加州清光这才收回狠狠瞪着一脸坦然加入到本应只有两个人的散步团体的某人的目光,绯红的眼眸微微眯起,哼了一声开始抱着你的手臂撒娇,“嗯,是有点闷呢……主人主人,回去给我涂指甲油我肯定就不会闷啦!”
  “主人回去还要赶公文呢,”清秀温和的少年转过头来,海蓝色的眼睛与加州清光颇为相似,却更温和安静一些,接着他便继续以这样的神情笑眯眯地说道,“不舒服不找药研还要麻烦主人,加州清光你是幼稚鬼吗?”
  ……
  眼疾手快地按住立刻就要炸毛的清光,你只得无奈地哄他回去后写完公文就可以给他涂指甲油。回头看到安定一脸无辜的神色,你没忍住用手指轻轻地戳了戳对方的还带着点少年圆润感的脸,噫,手感还挺好。但是马上你就后悔这一时的心血来潮了——因为你几乎是立刻就感觉到了一束不可忽视的幽怨目光。
  “主人为什么摸安定都不摸我的脸QAQ主人不是最爱我了吗……”
  “当然是因为你幼稚又自恋主人更喜欢我啊笨蛋清光。”
  “大和守安定你想打架吗!”
  “你要和我打呀?”
  “拔刀吧你这家伙!”
  “呵^_^”
  “你笑什么笑!”
  ……
  旁边的两个少年模样的付丧神吵吵闹闹,你为这小学生一样的斗嘴笑了半天后从身后把两个人的肩膀一揽,“怎么会,一直都最喜欢清光和安定啦!”
  “是清光和安定的话,怎么可能不喜欢呢?”
  一个总是乖巧而小心翼翼地等待,自己把自己的心卑微又渴望地双手奉到你跟前来,谁拒绝得了他呢?关注和疼惜你是自愿给他的,哪怕恃宠而骄也是你自个儿惯出来的。
   一个还是个坚强又固执的孩子,过去太过温暖美丽的时光被封存在记忆里不愿忘却,于是凝结成了琥珀的模样,纵然看似那些柔软如今都变得坚硬,他依然长久地晶莹剔透。
  谁看到他们的时候,会不喜欢他们呢?
  说完半晌,只余树叶在风中哗啦啦地轻响。
  头顶遮住月光的云雾散了些,银色的光洒满了街道。
  没听到两人的回答亦或吵嘴的声音,你的身体这才后知后觉地僵硬起来。
  噫,这种糟糕的姿势和堪比“你们都是我的翅膀”的糟糕话语……一定会被首落的吧呜啊啊啊!
  僵硬得像机器人一样转过头,你恰对上少年鲜艳绯色的瞳,此时在月光下更显得惊人的艳。他的瞳孔微微收缩,像是被吓到一样微微颤着眼睫毛,脸上的绯红却是怎么也褪不掉。旁边的安定则是偏过了头去,只看得到他发丝间露出的耳垂通红,却见他冷不丁回过头来,你正撞上那双泛起波澜的海蓝色眼瞳。
  夜晚的风带来一阵阵凉意,空气中花草的清新的香蔓延得更快了。
  “……啊嘞?”奇怪的气氛突然被身后窸窸窣窣的声响打断,想到也是时候回本丸了,你匆忙打着哈哈拉起自家两个付丧神往回走。
——————————————————
    审神者街区的拐角处,蓝眸的羽织少年死死拦住旁边黑发红眸的少年,可那红眸的少年付丧神只顾楞楞盯着远处黑暗中渐渐远去的红白身影,拼了命地往外冲。
  “加州清光你清醒一点!”
  被同伴狠狠地甩在地上,加州清光却似乎没有多大感觉,他甚至可能不知道把自己摁在地上的是谁,埋头就从地上爬起来,认认真真地把刚才因为挣扎弄皱的衣服理好,接着继续安静地走向原来的方向。
  “加州清光,”大和守安定一把拽住对方的领子,不知怎么的他的手也一直在抖,“你在干什么你知道吗?”
  呆呆地看着安定望了一会儿,加州清光点点头,平静地说,“我知道啊。”
  “安定你没听到吗?主人在叫我们呀……她说她最喜欢我们了。”
  平静的语调开始变了,声音又低又轻,温柔又飘忽,像是怕惊走了落在掌心的蝴蝶,或者是吵醒了正在熟睡的孩子。一直以来追求可爱的付丧神扬起了自己最擅长的撒娇用的灿烂笑容,灿烂得像是下一秒就要流出泪来一样。一时之间大和守安定像是失了声般说不出一句话。
  “安定,她说过我世界第一可爱呀。”
  安定的马尾又软又顺,超级可爱的!
  “她说过就算我不可爱了也绝对不会丢下我的。”
  喜欢冲田君咋啦?我也超喜欢啊为什么要因为这个怀疑你的忠诚心?
  “她说她超级喜欢加州清光呀。”
  我很喜欢安定哦,虽然应该比不上冲田君但也是超级超级多的喜欢了哦。

  蓝眸的马尾少年捂着脸背靠着墙坐下来,沉默地对着面前突然开始放声大哭的同伴,忽然想起很久以前的时候,他们也这样走在你身边,只是彼时你的温柔与努力表达自己喜欢的话被当成讨好和勾引,丝毫不知道付丧神们在心里对你恶毒的嘲讽和不屑一顾。

  好了,现在这些从未被回馈真心的话语,终于也不再对着他们说出了。
 
 

评论(76)
热度(379)

© 男主去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