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去死

有着代表星星消灭大猪蹄子们的梦想的星酱

当他们遇见你带着他们的同体 6

   玻璃渣,刀男你们的,ooc我的。

  你本来以为那真的如时政说的一样,那只是一间正常卸任的全刀账满练度本丸,只是还是有些疑惑为什么会轮得到你。但在刚开始确实受到他们热情的对待后,你本就没有多少的一点警惕心也烟消云散了。所以在被他们哄着架空了审神者的权利还以为是他们对你好后,你被囚禁起来当做灵力供给源时,你还一度以为这只是个过分了点的玩笑。

  但他们忘了人类是多么脆弱又坚韧的生物。你明白发生了什么后在自己的房间里不声不响地拒绝了进食,直到灵力不稳被政府发觉,救出你时你的生命体征几乎已完全消失。

  政府明白这个被强制净化的暗堕本丸不可能接受新审了,但他们既舍不得这个本丸够强的战力,也舍不得你这个从普通人中挖掘出的高灵力者。于是政府花重金给这个本丸安排了可定期补充的灵力存储器,而给你洗去这个本丸的记忆,安排了一个全新的本丸。

  那些刀剑啊,过上了他们真正想要的没有审神者的生活了吧。

  直到他们再次遇见了你,还有,你身边的,他们的同体。

  三日月宗近.ver(上)

  深蓝色的狩衣精致繁复,宽大的袖子在你面前舒展开
来,其上的金色流苏摇摇摆摆,在锻刀炉火光的映衬下
颜色更显得鲜妍明媚。

  “我的名字是三日月宗近。嘛,身为天下五剑的其中一
把,被说是最美的呢。诞生于十一世纪末。也就是说是
个老爷爷了呢,哈哈哈。”

   “是,我是这间本丸的审神者,请多指教。”

  把自己缩在近侍的身后,紧紧拽着近侍的衣角,低着头开口,减少音量来掩饰发颤的声音。

  骨节分明的手与丹青描绘的茶杯相得益彰,更显出手形的优美好看。深蓝色的发丝有一侧略长了些,在脑袋微微歪一下时发尾就会轻轻扫过精致白皙的脖颈。

  “哈哈哈,小姑娘要来吃些茶点吗?”

  “谢谢,我现在并不饿……饭前吃太多零食烛台切会生气的……”

  面上还维持着礼貌和恰到好处的疏离,手指却抓自己巫女服的衣袖抓得指节泛白,说完话几乎是落荒而逃地离开走廊。

  不要看他的脸。

  不要看他的眼睛。

  不要被温柔的语气迷惑。

  不要……绝对不要接近他。

  接近了的话,会……

  慌慌张张的脚步突然顿住。

  会……

  怎么样?

-------------------

  “呐呐,三日月,主人为什么这么怕你啊?”

 

  银发赤瞳的小天狗塞了自己满嘴的团子,绷着一张鼓鼓囊囊的包子脸仰头含含糊糊地问自家弟弟,连着旁边懒洋洋晒着太阳的小狐丸也支棱起耳朵想听听三日月的回答。按照去万屋时听到的说法,三日月应该是非常受审神者欢迎的才对,在他们这儿你倒是躲都躲不及了。不是没有刃猜过你是不是喜欢三日月,但是你每次见到这位,尽管尽力隐藏,那种感觉……

 

  是真真切切的恐惧。

  “哈哈哈,是吗?”戴着黄色头巾的付丧神喝了一口手上热气腾腾的茶水,这才慢悠悠地开口,“还以为小姑娘一直都很喜欢老爷子呢。”

  你到底是怎么从审神者每次看到你就全身僵硬吓到结巴在你显现后为了不单独碰到你一般情况连天守阁都不出看出来她喜欢你的啊?

  两双赤色的瞳同时对着三日月露出吐槽无能的嫌弃神情,也知道三日月这是不打算回答的意思了,便继续该吃丸子的吃,该晒太阳的晒。捧着茶杯的绀蓝色付丧神浅笑着垂下眸子,昳丽的容颜在氤氲的雾气后看不分明。

 

  怎么会是不喜欢呢?

 

  从显形起几乎全部配备金刀装,每次出阵都是深思熟虑的安排,茶叶茶点从来没短缺过,有时今剑他们不在其他刃有事时你也会不情不愿地给他穿上那身繁琐的出阵服。一次意外遇到检非违使而造成重伤时,你是听到消息就狂奔过来的,进行手入时依旧未对上他的目光,看着那狰狞伤口的眼神却是连你自己都没注意到的心疼,目光温柔得几乎可以温暖冰冷的刀刃。

 

  刀剑远比主人更清楚主人对刀剑的珍惜程度。

  那么,为何在你看着所有刀剑的目光中,都含着隐约的恐惧呢?

  那样的眼神,就像是被想要救助的失足者……

  反手便推下万丈深渊。

 

没感觉,没时间,一边写高数一边赶稿是真的悲伤,我鞠躬道歉。

然鹅我下了毒誓(˵¯͒⌢͗¯͒˵)

所以重头戏放(下)吧(当然身为两章会揭露更多背后的故事)(不知道下是下周写还是下下周写)(顶锅跑走

 

 

 

 

评论(65)
热度(220)

© 男主去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