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去死

有着代表星星消灭大猪蹄子们的梦想的星酱

仅此七日——第四日

  已经过了几天了?

  忘了。

  暗无天日的天守阁里,你把自己努力地蜷成一团。尽管胃部开始因为饥饿产生的火燎般的灼痛感已经退去,身体却并没有开始回复温度。不过就算大脑一片混沌,你还是模模糊糊地记得,保持身体与空气接触面积最小,可以最大程度减少散失的热量。

  快要撑不住了。你比任何时候都清晰地认识到了这件事。

  奇怪的是,这个时候,你反而不怎么怨恨他们了。

  人的一生很短,何况现在快死了,没什么位置用来恨了。刀剑们不愿承认这个主君,那努力或是愤恨也是没用的。不如……想想让人高兴的事吧。

  你朦朦胧胧地想着,努力用对于自己来说过大的单薄巫女服盖住全身。手指节上因敲太久门显得血肉模糊,不过黑暗里看不清这些也就没关系了。只是嗓子也喊了太久,不知多少时间没有进食,从开始的疼痛嘶哑到现在丝毫发不出声音,几乎有种被焊住的错觉。

  你的喉咙天生有点小毛病,以前母亲总在你又忘了带药时一边喋喋不休一边给你把药准备好,后来到了本丸在充盈灵力滋养下你再也不用吃药了,现在却是久违地又有嗓子犯病的感觉。

  说起来,你一开始并非是一眼看中审神者这个职位的,只是毕业那段时间和母亲吵架,一气之下选了这个保密性极高又包吃包住的职业。结果到本丸没几天就后悔了,甚至现在连当初吵架的理由都忘了,只记得那张满是泪痕的早已不再年轻的脸。她当时似乎是气狠了,声音发着发抖,指着你说以后后别再吃我做的饭,你转身就走,反手把门摔身后。可是就算本丸确实做得更好的饭,有更豪华的房间,有数不清的盛世美颜,你还是不时想起她做的并不起眼的家常菜,收拾好的你的小小的房间,以及她有些花白了的发和眼角的鱼尾纹。工作要求至少满一年才允许联系和探望家人,你今年准备和刀剑们过完认识他们的一周年庆就马上回家,没想到……

  怕是再也没办法回家了。

  今天是又是烛台切送饭,特意挑了审神者最爱吃的菜色,用筷子把菜细心地摆放得整齐好看,再慢慢把餐盒从门下的隔板推进去。

  这种时候,自己也只能做到这些啊。

  帅气的太刀深吸了一口气,终于还是靠在门外,缓缓地背对着门坐了下来。

  不知是不是错觉,几乎已经悄无声息几天了的天守阁,似乎传来了一点声音。他不确定这是不是错觉,因为这声音细细弱弱,小得仿佛一阵风就能吹散,完全不像是里面那个人一直以来元气满满,插科打诨的无赖样儿。

  那声音宛如小猫崽哆哆嗦嗦地支起自己瘦弱的腿,在呢喃间努力发出微不可闻的呜咽。

  “妈妈。”

要说的都在tag里了_(:ᗤ」ㄥ)_

评论(45)
热度(64)

© 男主去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