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去死

有着代表星星消灭大猪蹄子们的梦想的星酱

刀剑乱舞段子向:当他们遇见你带着他们的同体7

   玻璃渣,刀男你们的,ooc我的。

  你本来以为那真的如时政说的一样,那只是一间正常卸任的全刀账满练度本丸,只是还是有些疑惑为什么会轮得到你。但在刚开始确实受到他们热情的对待后,你本就没有多少的一点警惕心也烟消云散了。所以在被他们哄着架空了审神者的权利还以为是他们对你好后,你被囚禁起来当做灵力供给源时,你还一度以为这只是个过分了点的玩笑。

  但他们忘了人类是多么脆弱又坚韧的生物。你明白发生了什么后在自己的房间里不声不响地拒绝了进食,直到灵力不稳被政府发觉,救出你时你的生命体征几乎已完全消失。

  政府明白这个被强制净化的暗堕本丸不可能接受新审了,但他们既舍不得这个本丸够强的战力,也舍不得你这个从普通人中挖掘出的高灵力者。于是政府花重金给这个本丸安排了可定期补充的灵力存储器,而给你洗去这个本丸的记忆,安排了一个全新的本丸。

  那些刀剑啊,过上了他们真正想要的没有审神者的生活了吧。

  直到他们再次遇见了你,还有,你身边的,他们的同体。

  三日月宗近.ver(中)

  其实,你并不知道对于那把最美之刃你究竟持怎样的态度。

  你知道自己不算聪明,但也能模模糊糊地感觉到那种恐惧并非全由三日月引起,早在第一次选择初始刀看着樱花中走出的付丧神时,在碰到战场上得到的刀剑看到他们的人形时,在接触每一个都俊美得足以激起任何少女心的男子时……内心开始还可以靠自己努力忽视的若隐若现的恐惧感渐渐累积,终于在看到三日月宗近的那一刻发出了刺耳的哀鸣。

  被毒蛇咬过死里逃生的人便是瞎了眼也对草丛中窸窸窣窣的声响有远超常人的敏感。

  被孩子踢踹大难不死的流浪猫便是瘸了腿也要在嗅到一点人类气味时就拼命地爬到隐蔽的地方。

  生物都有趋利避害的本能,血液里远古时就流淌着的东西会在与那些可怕的事相关之物出现时疯狂发出警告。

  可是……不应该呀。

  坐在天守阁的办公桌前,你努力无视掉在这儿总有的胸闷的异样感专心工作。粉毛蓝眸的小正太欢欢喜喜地捧着一束新摘下还带着露珠的花儿进门给你,你也笑嘻嘻地接过,顺带揉一揉对方一头柔软蓬松的粉毛。背在身后的手小心翼翼地环住花束柔嫩的茎,指甲嵌进肉里渗出血丝,你仍然开开心心的样子地把秋田夸到脸红。

  你可是审神者啊,怎么能害怕自己的刀呢。

  无论如何……不把这心情带到工作中就好了吧?

——————————————————

  "两……两位殿下在下真的什么也不知道在下只是一只弱小可怜的狐之助而已啊……啊啊啊啊——"

  脸上绘着花纹的狐狸一声尖锐的惨叫后感到头顶一凉,颤颤巍巍地睁眼只看到自己头上的毛发已经对自己说了再见。

  "听说除非狐之助或审神者意外死亡,每只狐之助只会侍奉一位审神者呢。"奶金发色的秀美付丧神一如既往软绵绵轻飘飘的口吻,与其说是陈述事实反倒像只是看到好友打个招呼,但下一句就让狐之助毛发倒竖,"可我们本丸的这只……好像不止一个本丸的印记呀?"

   "哈哈哈,髭切君吓到狐之助君了。"容思静美的蓝衣青年抬袖掩唇,好看的眸子眯了起来,隐隐现出两轮新月,"就算有两个印记也都是主公灵力的味道啊。"

  刀剑当然不可擅自询问审神者在现世的过去,毕竟身边的神明知道得越多,作为人类的审神者越危险。但若不是问"在现世"

的过去……

  "那么能否请狐之助君,说点主公上一个本丸的事呢?"

——————————————————

  新来的审神者很喜欢三日月。

  本丸的刀剑们都知道这件事。

  虽然她也会抽出很多时间陪短刀们嬉闹或是分发点心,虽然她面对大部分成年体型的付丧神都是十二分的礼貌和拘谨,虽然她自以为把自己那点小心思藏得严严实实谁也不知道,但在历经成百上千年时光的刀剑们来说,这实在是不费一点力气就可以看出来的事。

  是每天再忙也要抽出一小时陪三日月慢悠悠地喝茶?是看到三日月时和别的刀玩得再疯也会慌慌张张地开始整理衣服?又或者是把稀少的休息时间放在厨房里向烛台切学做茶点,最好的成品总会做出一脸不在意的样子地放在三日月面前。

  早就猜想过这个才十几岁的少女审神者会被刀剑人形的外表迷得神魂颠倒,刀剑们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不过是在心里对审神者感到更加恶心和唾弃罢了。

  哎呀,果然是外表光鲜内里却虚荣肮脏的人类呀,几乎所有刀剑都满怀恶意地想着,只是不知道审神者对三日月的脸的兴趣,能不能单一持续到计划成功呢?

  可是啊,让他们都没想到的是,那个小姑娘的态度居然一直都没有变。

  对短刀开放的膝枕被委婉地取消了,与别的刃过于亲近的行为也被拒绝,一开始对所有刀剑的温柔目光,现在几乎只给了一个人。

  开始有刃问三日月什么时候挑明结束这场荒谬的游戏,有天下最美之称的刀剑只是哈哈哈地笑着说,老人家很喜欢被人照顾的感觉呢。

  所以每当快要放弃的时候就会得到些许回馈的温柔决定再接再厉,所以晚上在被子里纠结半晚对方到底喜不喜欢自己第二天早上也可以元气满满地对着镜子喊今天一定要成功攻略三日月。

  直到所有人心照不宣的那天,盛夏的蝉鸣里,三日月一如既往笑呵呵地逃了内番,看着白衣的鹤嘻嘻哈哈地对着小姑娘说,来玩个游戏吧?

——————————————————

  "清光光!安定定!药总!被被!……"

  "退退在吗?乱酱?小夜——……"

  "咪酱我饿了想吃天妇罗啊啊啊啊!一期哥我保证以后连短刀的小腿都不看一眼!……龟甲来帮我开门啦我把没收你的本子还给你啊!"

  "太郎太刀?蜻蜓切?老实人你们在吗?……"

  "髭切我再也不说你老年痴呆了!膝丸宝宝你在不在啊?……"

  "……"

  "你们……在吗?"

——————————————————

  等情人来的女子希望天天都下雨,因为这样就可以对自己说,他是因为今天下雨才没来的呀。

  可是他如果想见你,就是下雨又怎么会不来呢?

  所以,你懂了吗,审神者?

  你唤遍了刀帐上的名字,就是喉咙嘶哑再也唤不出一声也不肯唤那个名字,又有什么意义呢?

  你懂了吗?



(忽然发现好久没写文一激动写多了)

(那就下周发下反虐回来吧)

(哈欠.jpg)

评论(94)
热度(267)

© 男主去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