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去死

有着代表星星消灭大猪蹄子们的梦想的星酱

12题

看过我之前文章的小可爱们才看得懂的小玩儿意

因为要期末考了现在补一篇,之后估计鸽得要更厉害了……


1.

  “药总你咋啦?想向其它自己安利云南白药吗?”







































  “……大将。”

  “嗯?”

  “下次不要喝醉了来万屋。”

  审神者在能看到重影的情况下是怎么走到万屋的至今是个谜。


2.

  长发轻擦过军装。

  身着巫女服的少女匆匆忙忙地从沉默的天青发色青年旁走离。

  擦肩而过。







































  ……

  “扑通!”“噗!”

  “一期哥你居然伸腿绊我还笑话我!”

  “不主上我……鹤丸君请不要试图现在偷偷溜走,主上已经看到您了。”

  “哈哈哈我只是看到主上急着去吃饭情不自禁就……”

  “鹤丸国永,一年份马当番。”


3.

  阳光洒满的角落里,有着明亮橙色长发的少年死死捂着自己的嘴,在金色粒子的洪流中,泣不成声。







































  “乱啊……那个橙花蝴蝶结我给你买之前真的不知道退退也给小老虎买了五个……”

  “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呜呜呜呜……”

  唉,女(?)付丧神真难哄啊。


4.

  “我不是你主人。”

  “你们鹤丸国永都是这样吗?总是一惊一乍地吓人。”



















































  “主人我知道错了我不该在求了你买尖叫鸡之后在温泉吓短刀以为你就听不到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盯——

  “我明白了,我这就去马当番。”


5.

  “今剑,樱花开了呀,我们回去就一起去看吧。”









































  “好呀好呀!”

  银发的小天狗也不管这还在万屋大街上,开心地扑到了你怀里,满足地眯起一双漂亮的榴花红的眼睛。

  “又可以和主人一起创造新的回忆啦!”


6.

  “你是谁呀?”















































  “主人下次可不要开这种玩笑了呀。”

  奶金发色的付丧神几乎整个地扑倒在了你的身上,只是你再瑟瑟发抖也没胆子把他推开。

  “不然……”温热的呼吸洒在耳畔,配上软绵绵的无害声线,无端让你想起了呵气如兰这个词。

  “下一次的丸子我也会全部吃掉哦?”


7.

  “安定你没听到吗?主人在叫我们呀……她说她最喜欢我们了。”

  声音又低又轻,温柔又飘忽,像是怕惊走了落在掌心的蝴蝶,或者是吵醒了正在熟睡的孩子。一时之间大和守安定竟然失声了般说不出话来。









































  终于顺过了气,大和守安定死鱼眼地看着自己一直以来的好搭档脸带红晕满是娇羞的样子。

  “所以这就是你在主人洗浴时呆在门前不走的原因吗?”


8.

  "清光光!安定定!药总!被被!……"


  "退退在吗?乱酱?小夜——……"


  "咪酱我饿了想吃天妇罗啊啊啊啊!一期哥我保证以后连短刀的小腿都不看一眼!……龟甲来帮我开门啦我把没收你的本子还给你啊!"


  "太郎太刀?蜻蜓切?老实人你们在吗?……"


  "髭切我再也不说你老年痴呆了!膝丸宝宝你在不在啊?……"


  "……"


  "你们……在吗?"







































  “砰——”

  “surprise!——”

  灯光忽然在黑漆漆的天守阁内被打开,礼花和彩带纷纷扬扬洒了你满头满脸,你还红肿着眼睛,愣愣地没反应过来。

  “都怪你鹤丸先生!你说大家不要出声主上都被吓哭了!”

  “哈哈哈小姑娘怎么眼睛都红了?要到老爷爷怀里来接受一下安慰吗?”

  “三日月你个老流氓走开!主上我这里有蛋糕……”

  “不要再吵了!在主面前吵吵闹闹成何体统!”

  “可是明明现在长谷部的声音最大……”

  “大将不要管他们我们来吃蛋糕和许愿吧!”

  “好的我希望大将今年可以成为人妻!”

  “啊啊啊包丁不可以许这种愿望!等等不对应该是主上来许愿啊!”

  “……这个世界,充满了悲伤。”

  “主人……吃柿子。”

  啊,今年审神者的生日也是热(鸡)闹(飞)非(狗)凡(跳)呢。


9.

  三日月宗近终于在审神者面前说出了自己一直以来的一个疑问。

  “请问,主上每天早上对着镜子说的“攻略”是何意啊?”

  “就,就是要送茶送点心的意思!就是这个意思!”

  “嗯……那么老爷子有个小小的请求呢。”

  “诶?”

  “主上能攻略我这老爷子一辈子吗?”


10.

    “这不就是天守阁吗……”取下遮目布你不禁啼笑皆非地想要转过身看看这只鹤又在玩什么把戏,“鹤啊你……”









































  “鹤丸国永!!!”

  “叫鹤干什么?”

  “你从我身上下来!”

  “不行呀,”懒洋洋地正好趴在你身上对你形成一个地咚姿势的青年笑意轻快促狭,“充电完了才好做内番嘛。”


10.

  你从未爱过他们。









































11.

  他们一直没有在乎你。






































12.

  这12题中,只有一句是真话。


 

 


评论(40)
热度(100)

© 男主去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