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去死

有着代表星星消灭大猪蹄子们的梦想的星酱

晚间的双婶脑洞

  后面有写约会过程,小学生文笔,ooc我的。
大概是好朋友的两个婶,其中一个中了药,醒来第一眼看到自己好基友,绝赞误会自己喜欢对方中。好基友怕刺激到对方引起不可逆伤害,只好先哄着,打算等她自己清醒。两家的刀因此召开紧急会议,在好基友身上装了窃听器,分别在自家本丸收听约会全程。
  “清光真的你最可爱了没骗你,只是有些事情是无法用化妆品弥补的。”
  “乱啊大哔--萌妹和萌妹是有着最本质的区别的……不,这不能后天改变。”
  “长谷部冷静一下,你不会有两个女主人的。”
  “药研先看看一期他嘴角弧度一上午都没变过了怕是需要抢救一下。”
  “什么?你说他平时就这样?他平时也不眨眼吗?”
  “鹤丸?鹤球?姥爷?你怎么掉色了?”
  “髭切你别笑这么灿烂了大家心里都慌。还有别叫你弟弟百合丸了他都快哭了。”
  “莺丸你帕金森吗茶杯里的水都要都要抖出来了。”
  “三日月别哈哈哈了你茶杯都拿倒了……喔,那是茶壶,失敬失敬。”
  “被被港真山姥切本刃也不大可能是女的,所以你在这儿为仿品消沉什么劲儿呢?”
  “包丁深呼吸做一下心理准备,毕竟这件事对你有些残酷:你并不会拥有两个人妻。”
  “青江龟甲还有千子把手机收起来,你们拿到百合本子了又能干些什么?”
  “江雪别念经了……算了你说得对。”
  这个世界充满了悲伤。

    万屋,兼具采购,娱乐,宣传等功用于一体,深受广大审神者与付丧神乃至不少不隶属于时之政府的非人们所喜爱的游乐圣地。当然,也是众多审神者与付丧神的约会圣地。
  本来应当是这样的。
  那为什么会发生现在这种事呢?
  望着窗外络绎不绝的人流,披着可爱羽织的娇小少女神情呆滞地搅动着面前的咖啡,脑袋放空少见地进入了哲学模式。
  “阿莹,咖啡要冷了哟?”活泼泼的女声从对面传来,双黑的少女撑着脸正笑嘻嘻地盯着莹看。鸦黑的半长发难得服服帖帖地披在肩头,用白色的缎带简洁地装饰了一下,瓷白的肌肤与黑曜石般的眸子在店里为烘托气氛制造的幽暗背景下更显得她像什么易碎的宝物。而现在,这面容精致得宛如哪位大师穷尽毕生精力雕出的宝物,撇去平日或是狡黠或是皮的模样,一直朝气蓬勃的眼瞳露出宠溺的神色时,那总含着几分金属矿物冷硬光泽的瞳色几乎全然软化,成了甜蜜黏软的黑芝麻糊。
  只是这份甜蜜似乎完全没有影响到对面的莹,可怜的小萝莉几乎在她出声时吓得差点翻倒了杯子。玖眼疾手快地服稳了杯子和人,顺手捏了捏对方的脸蛋以惩罚其心不在焉。深色头发的小萝莉的眼神顿时更加生无可恋了,特别是听到周围自以为小声其实在这咖啡屋里几乎所有人都听得到的私语后。
  “阿,阿鲁基,这这这是……”
  “没错清光,这就是爱啊!”
  “在众多俊美付丧神中间仍能坚持自己的初心,真是风雅……你说对不对歌仙?”
  “……请您不要再说了。”
  风雅……个鬼啊!
  软萌的小姑娘憋红了脸,却似乎被误以为害羞引来了更多女审神者爱怜?鼓励?以及一些男审神者痛心疾首?的目光。
  她痛苦地想着,所以,为什么会这样呢?
  
      在路上众人面前亲了唇角一下
  “那个,阿莹,你还在生气吗?”试图牵手,被怒气冲冲地甩开,失败。
  “我不是故意的,你不要生气好不好?”纤长卷翘的睫毛下,黑色的眼睛里满是不安和小心翼翼。似乎头上有黑色的猫耳折成了飞机耳,还有身后没精打采焉了的尾巴。
  “我就是喜欢阿莹啊!”尾巴突然开始精神地摇来摇去。
  “什么,本丸的大家和你那个重要?打败溯行军和你哪个重要?”
  “……”
  “对不起。”
  “你只能比我的命更重要。”
 
 

评论(2)
热度(48)

© 男主去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