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去死

有着代表星星消灭大猪蹄子们的梦想的星酱

刀剑乱舞段子向:当他们遇到你带着他们的同体

   刀剑乱舞段子向,就是忽然想吃玻璃渣(●´ε`●)
   刀男你们的,ooc我的。
  你本来以为那真的如时政说的一样,那只是一间正常卸任的全刀账满练度本丸,只是还是有些疑惑为什么会轮得到你。但在刚开始确实受到他们热情的对待后,你本就没有多少的一点警惕心也烟消云散了。所以在被他们哄着架空了审神者的权利还以为是他们对你好后,你被囚禁起来当做灵力供给源时,你还一度以为这只是个过分了点的玩笑。
  但他们忘了人类是多么脆弱又坚韧的生物。你明白发生了什么后在自己的房间里不声不响地拒绝了进食,直到灵力不稳被政府发觉,救出你时你的生命体征几乎已完全消失。
  政府明白这个被强制净化的暗堕本丸不可能接受新审了,但他们既舍不得这个本丸够强的战力,也舍不得你这个从普通人中挖掘出的高灵力者。于是政府花重金给这个本丸安排了可定期补充的灵力存储器,而给你洗去这个本丸的记忆,安排了一个全新的本丸。
  那些刀剑啊,过上了他们真正想要的没有审神者的生活了吧。
  直到他们再次遇见了你,还有,你身边的,他们的同体。
药研藤四郎.ver
  他大概是最近睡眠不太好,才会精神有点恍惚。
  药研藤四郎揉了揉自己的眉心,疲惫地叹了口气,把购物篮里的云南白药拿了出来。自己拿这做什么,反正……反正本丸里,已经没有人类了啊。
  伸手把药放回去时,恰逢自己的一位同体拿相同的一款药。两双一模一样的手无意间碰到了一起,对方匆匆道了歉,他却瞳孔一缩,几乎条件反射地要抓住那带着熟悉灵力气息的手。
  “药总我就说伤药就选云南白药嘛……啊嘞?”你错愕地看着两把药研,但凭着灵力还是很快认出了自己的那把,“咋啦?想向其它自己安利云南白药吗?”
  “大将,”你家药研面无表情地看着你手上满满的辣条,“不要试图转移话题,以及伤病期间请不要吃刺激性食物。”说完不顾你的哀嚎便强硬地抢过了你手上的战果。
  “药研药研,我跟你讲云南白药可好用了!而且还可以混在牙膏里美白牙齿嘞。”
  “药哥,药总我错了我不该晚上熬夜玩手机……嗷嗷嗷我的手机!我的ipad!我的电脑啊啊啊——”
  “秋田小天使你受伤了啊啊啊啊啊,快,云南白药!什么你们不能用?那快点手入……”
  “为什么这么着急?废话你们受伤了我能不着急吗?药研你给我听清楚了,你们是我的刀,受伤也得经过我的同意!”
  “喂喂药研啊快把我放出去……我真的再也不熬夜了!也不拖公文了我保证!”
  “药研藤四郎,我不需要你的药。”
……
  “喂,你还好吗?”你支着手在那把木楞楞的药研藤四郎面前摇,见他还没反应过来不由得担心起来,“没问题吧?你主人不带着你吗?”
  他定定地看着你,见你被你现在的药研警惕地护在身后才移开了目光。少年掩饰性地推了推眼镜,很好地略去了紫罗兰色眼睛中所有晦涩不明的情感,这才以你曾赞扬过宛如低音炮的声音,轻声说,“我的大将在这里,您不必担心。”
  只是,她再也不会看着我唤药研而已。
一期一振.ver
  一期一振本来已经做好了迎接一位娇纵任性,肆意妄为的审神者的准备,毕竟灵力强的审神者大多都这样,比如把刀剑尤其是短刀当消耗品的前任。反正只要开始尽量顺着来者的意,最后总会把这些麻烦的审神者解决的。
  但是,他没想到,你不仅见着短刀就喊小天使对他们一个个比太刀大太刀还疼得厉害,而且……还是个爱笑的傻子。
  “扎头发?好呀,乱的头发这么好看,我一定给你挑个最好看的发型!”
  “今剑小心一点,在树上和屋顶上乱跑太危险了!下来的话,我就……我就分你丸子吃!”
  他要架空你的位置,对你说担心你改公文太劳累请求你全权交由进侍处理,你睁大了眼睛,似是十分惊喜,眉开眼笑地喊他,“一期哥你真好!”
  他要模仿你的字迹,对你说他需要你教他用圆珠笔写字,你点点头,笑着说,好呀好呀。
  他因为前任的行为不敢让短刀出阵,对你说短刀在夜战优势虽大但容易掉刀装,你火急火燎就冲去改了出阵表。
  你对他说的话永远都是深信不疑,无论怎样的逾矩无礼的事都会得到你的开心应答,那些他已经想了很多的理由竟然一个也派不上用场。
  所以你被囚禁起来之后,这把皇室御物居然连见你一面都不敢。直到听闻你独身一人被关着时竟一口饭没有吃,直到你紧闭着眼面色青白地被政府的人救走,他都说不清为何他当时连自己的刀都握不稳。
  “你还好吧?”
  你看着向来以优雅自持为卖点的俊秀青年在你面前不闪不避地淋着雨,你有点忧虑与微妙,毕竟自己家长得一模一样的恋人也在旁边,面上依旧温文尔雅正直得不行,没拿雨伞的手却正紧紧握着你的手。
  一看就是醋坛子翻了,啧,这男人怎么连自己的醋都吃。
  那位一期一振仍一声不吭,你想想在万屋一个付丧神也丢不到哪儿去,便也不管了,惦记着给小短刀们买的汤包要凉了,你头也不回地径直和自家一期从他身侧走了过去。
  也因此,你没看见,你的长发轻擦过他的军装时,他的手指动了动,仿佛想挽留什么,再然后,终是无力地垂下。
  擦肩而过。
后记:
         “你看着我干嘛?我怎么了吗?”
          “我哭了?怎么可能我忽然哭什么……哎,哪儿来的眼泪?”
          “……我是不是……把什么事忘了?”

    下次想写鹤球,乱和两把太刀的( ͡° ͜ʖ ͡°)✧我流ooc

 

评论(35)
热度(451)

© 男主去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