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去死

有着代表星星消灭大猪蹄子们的梦想的星酱

刀剑乱舞段子向:当他们遇到你带着他们的同体2

   刀剑乱舞段子向,就是想吃玻璃渣(●´ε`●)
  我仔细想了一下,觉得标题还可以叫“那些年被自己ntr掉的我们”( ͡° ͜ʖ ͡°)✧
   刀男你们的,ooc我的。
  你本来以为那真的如时政说的一样,那只是一间正常卸任的全刀账满练度本丸,只是还是有些疑惑为什么会轮得到你。但在刚开始确实受到他们热情的对待后,你本就没有多少的一点警惕心也烟消云散了。所以在被他们哄着架空了审神者的权利还以为是他们对你好后,你被囚禁起来当做灵力供给源时,你还一度以为这只是个过分了点的玩笑。
  但他们忘了人类是多么脆弱又坚韧的生物。你明白发生了什么后在自己的房间里不声不响地拒绝了进食,直到灵力不稳被政府发觉,救出你时你的生命体征几乎已完全消失。
  政府明白这个被强制净化的暗堕本丸不可能接受新审了,但他们既舍不得这个本丸够强的战力,也舍不得你这个从普通人中挖掘出的高灵力者。于是政府花重金给这个本丸安排了可定期补充的灵力存储器,而给你洗去这个本丸的记忆,安排了一个全新的本丸。
  那些刀剑啊,过上了他们真正想要的没有审神者的生活了吧。
  直到他们再次遇见了你,还有,你身边的,他们的同体。
乱藤四郎.ver
  今天带着女子力超高的乱来万屋采购,你已经准备好享受一天两个女子高中生(并不)的闺蜜之旅了。只是……
  你又回头望了一眼街边的拐角,疑惑地皱起了眉头。
  “怎么啦,阿鲁基?”拥有着明亮橙色长发的付丧神正舔着冰淇淋,见你的动作也跟着回头望了一眼,几缕柔顺的发丝掠过他秀美如少女的脸蛋,“有东西忘了拿吗?”
  “没有没有啦,”你暗笑了一下自己的多疑,在万屋哪儿会有短刀的侦查都发现不了的敌人,“我们去看看最新款的小裙子和点心吧。”
  “嗯嗯!”乱果然没再关注刚才你的异常举动,高兴得直接在你脸上啾了一下,“我最喜欢阿鲁基了!”
  少年的唇软软的,还带着冰淇淋的凉意与香草的香味。一边感慨自己果然无法把乱当男孩子,你一边忍不住对乱念叨了起来:“那个乱啊冰淇淋吃太多会肚子疼的,你不可以吃太多……小裙子可以买但不能买太短的……你看那件有橙花蝴蝶结的就很好……”
  少年付丧神没有一点不耐烦地笑着听着,待你说累了猛地把脸凑到你面前:“那阿鲁基要一直在乱身边提醒乱喔?”他转了转那双蓝色的大眼睛,又长又卷的睫毛似是低落地垂了下来,露出可怜兮兮的神色,“兄弟们都不关心这些,没有阿鲁基的话乱一定会吃太多冰淇淋,穿很短的小裙子,直到最后着凉生病,没人好好照顾的乱就此碎刀……”
  “不会的!”一听到乱可能会有的如此悲惨的遭遇,你瞬间豪情万丈,不再纠结付丧神会不会因为生病碎刀,拍着胸口保证,“只要乱还需要我,我一定会陪在乱身边,不会让乱生病的!”
  “嗯,”乱用力地点点头,毫不犹豫地露出明媚的笑来,“乱当然相信阿鲁基了!”语毕,他极快地扫了一眼你身后一个隐蔽的角落,又恢复成笑容明媚的样子,“那我们现在先去买那条小裙子吧!”
  “好嘞!”你没想太多,被乱牵着就向服装店跑去。
  而在你身后,你永远也看不见的那个角落里,一把乱藤四郎紧紧地捂着自己的嘴,在阳光撒下的金色粒子的洪流中,泣不成声。
  他的裙腰上,一个似乎有些旧了的绘着橙花的蝴蝶结,在雨后的阳光里随微风轻轻颤动,呈现着温柔的光。

鹤丸国永.ver
  你一直以为平安老刀就算再无耻,再不要脸,再无理取闹,也不会……
  “主人啊我真的很想要这个尖叫鸡啊我保证不会用它吓短刀你看别的鹤丸都有求求你给我买一个吧——”
  你青着脸,狠狠地瞪视着这把姿容卓绝却死皮赖脸地抱着自己大腿的雪白付丧神,选择性无视了他水汪汪的金色眼睛,气了半天总算憋出一句话,“我不是你主人。”
  ……碰瓷。
  说完,你顿时就感觉到周围人看你们眼神充满了和颜悦色且慈祥的“哎呀这是吵架的小情侣吧感情真好”以及对你略带责备的“就算鹤丸国永确实欠抽但也不能说这么严重的话呀”等等各种各样的含义。
  我堂堂审神者,就是把钱全用来买猫粮,全给莺丸买茶,把钱花光,也不给这把鹤丸国永买尖叫鸡!
  你瞪着那把不知谁家的如此不要脸的鹤丸国永,他仍旧死死抱着你的大腿,此时正抬起头看着你,眼睛是通透清澈的金色,轻灵俊秀如新雪的青年一副委委屈屈的小样儿,雪白的兜帽往后滑了一点,金链子碰撞发出哗啦啦的声响。
  你默默咽下了一口血。
  所以最后还是买了(真香。
  “你以后不要这样啦,就算你的主人不给你买,叫其它人主人也不好……”
  “嗷——”
  “鹤丸国永!”
  “好啦别生气了。”他笑嘻嘻地放开了捏着尖叫鸡的手,又是一声悠长的惨叫,你似乎模模糊糊听见他“……不会……其他人……”的喃喃声。
  没等你想清楚他在说什么,雪白的付丧神已经又露出了那份独属于鹤丸国永的,轻快促狭的笑意,“这样的话,你有被鹤吓到吗?”
  “吓到了吓到了,”你没好气地回答,“你们鹤丸国永都是这样吗?总是一惊一乍的吓人。”
  他沉默了一会儿,又笑着问,“你很喜欢鹤丸国永嘛?”
  “别,别乱说话!”你结结巴巴地试图有气势地否认,可惜你完全藏不住脸上的红晕和手上特意多买的一只尖叫鸡。沉浸在某种被戳破内心所想的气恼中,你没有注意到身边的青年突然安静了下来。即便唇角的弧度仍未消失,那双融化的蜂蜜般的眸子里,似乎正积淀着什么极其晦涩的东西。
  “主——殿——”
  “哎!”一下子听出是自己家鹤丸的声音,你连忙站起,听见熟悉的付丧神抱怨着“买点东西主就跑丢了这可真是吓到我了”,你笑得见牙不见眼地向他举起了手里的尖叫鸡,“鹤球球我给你带礼物啦!”
  “呀,这可真是吓到我了……”你家鹤丸眯了眯眼,轻声重复了一句自己的口头禅,随后便猛地扑倒在你身上,大声控诉,“主殿你怎么在外面有别的鹤了!”
  在你慌慌忙忙解释的时候,你背对着的鹤丸国永拿着你送的尖叫鸡,看着趴着你身上的同体眯着金瞳看他,如同鸟类张开羽翼挡在自己的所有物前,对着侵入自己领地的同类发出警告。
  哎呀干嘛这么警惕,反正在他把你骗进天守阁那次后——
  他也就只能吓你这一次了。


   ooc了我很抱歉,但我还是想写( ͡° ͜ʖ ͡°)✧(虚心接受死不悔改
   下次想试试写极今剑和三日月或者髭切(其实我最怂这俩),*٩(๑´∀`๑)ง*

 
 
 

评论(50)
热度(412)

© 男主去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