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去死

有着代表星星消灭大猪蹄子们的梦想的星酱

刀剑乱舞段子向:当他们遇到你带着他们的同体3

   刀剑乱舞段子向,没错就是想吃玻璃渣(●´ε`●)
   刀男你们的,ooc我的。
      本篇推荐BGM未闻花名纯音乐版,首推八音盒版本
   这一篇只有今剑,写得较长,交代了一点以前本丸的事
    
  你本来以为那真的如时政说的一样,那只是一间正常卸任的全刀账满练度本丸,只是还是有些疑惑为什么会轮得到你。但在刚开始确实受到他们热情的对待后,你本就没有多少的一点警惕心也烟消云散了。所以在被他们哄着架空了审神者的权利还以为是他们对你好后,你被囚禁起来当做灵力供给源时,你还一度以为这只是个过分了点的玩笑。
  但他们忘了人类是多么脆弱又坚韧的生物。你明白发生了什么后在自己的房间里不声不响地拒绝了进食,直到灵力不稳被政府发觉,救出你时你的生命体征几乎已完全消失。
  政府明白这个被强制净化的暗堕本丸不可能接受新审了,但他们既舍不得这个本丸够强的战力,也舍不得你这个从普通人中挖掘出的高灵力者。于是政府花重金给这个本丸安排了可定期补充的灵力存储器,而给你洗去这个本丸的记忆,安排了一个全新的本丸。
  那些刀剑啊,过上了他们真正想要的没有审神者的生活了吧。
  直到他们再次遇见了你,还有,你身边的,他们的同体。
极今剑.ver
  今剑还记得自己刚被召唤出来时的情形。
  他以为自己第一面会看到自己的主人,结果化形之后,他第一眼看到的是快哭出来般的岩融和面上看不出喜怒的三日月宗近。同属三条家的两位看他的目光含了太多复杂的东西,但今剑只知道,这绝对不是对同伴到来的欢迎。
  他们让他藏在三条的居室里,岩融对他说,今剑,无论发生了什么千万别出来,绝不能让审神者知道你的存在。
  初生的付丧神不知道怎么回事,但出于对同伴的信任,他乖乖地躲了起来。再然后,他看着岩融有一天走出了居室,看着一把又一把今剑从门前蹦蹦跳跳地被带向了别的方向,看着他们都再也没回来,他仍然抱着自己的本体缩在隐蔽的墙角。小小的银发的孩子一声不吭地想着,他答应过岩融不能出来的呀。
  后来短刀的极化开始,他被三日月硬拉了出去让他立刻出发。极化出发前,他看见那深蓝发色的狩衣青年对他做出口型说:别再回来了。
  今剑突然发觉,传言是爽朗老年人的三日月宗近,他一次也没有看见这一个哈哈哈地笑过。
  可是不回来,一把不存在的刀,还能去哪里呀?
  于是他回来了,看到新的三日月宗近微笑着向他问好时,他却似乎又被那种知道自己并不存在时感受到的彻骨的寒意,从头到脚,一点点地浸透了。
  原三日月宗近,弑主未遂,碎刀。
  听到这个消息时,他只是点了点头,然后回到了他以前呆的那个角落里,完全不像一把今剑的样子。
  后来的后来,审神者被一期一振格杀,政府对整个本丸强行净化,安排了新的审神者前来,听说是个爱笑的女孩。
  嘛,和他有什么关系呢。
  计划早已决定了,他当然不会反对。为避免让新上任的审神者发现异常,他对她做出今剑应有的模样。蹦蹦跳跳的步伐,对审神者亲近的态度,装出活泼可爱的小天狗的样子,几乎不费吹灰之力消除了她的警惕心。黑发的女孩在看到他时夸张地捧着心口大喊小天使,他歪头做出不解的表情,然后就能看着她一脸幸福仿佛马上就要晕倒。
  “今剑小天使超——可爱!可爱到我的丸子都给今剑也没问题!”
  “但是啊,如果不想笑的话,就不用笑了哦。虽然我更喜欢看今剑笑着的样子,但强行笑出来会非常累的喔?”
  “为什么再忙也要带岩融每天来找你玩……这个,不太好意思说呢……才不是为了逃公文!只是觉得今剑一个人呆着的时候,表情很寂寞,不想让今剑露出这种表情了……”
  “没有过去?不可能的哦,时间在一点点流逝,过去的每一分一秒都是我们的过去……总之,今剑的过去我们现在就开始创造好啦!”
    “今剑今剑,樱花开了呀。”
   ……
  是呀,樱花开了,春天到了呀。
  从睡梦中醒来,被温柔的温暖的光晃了眼睛,小少年在榻榻米上呆了一会儿,才想起自己已经很久不必再藏在角落里了。
  忽然感觉到熟悉的清澈灵力,他恍如突然想起了什么,猛地从床上跳了起来,木屐都来不及穿,哒哒哒地就冲向了门外。漂亮的榴花红的眼睛渐渐有了神采,银色的长发在身后的风里飘散,衣角蝶儿般蹁跹,像任何一个一直被宠爱着的今剑一样。
  天有些热了,鸟鸣与花香和着正午的热浪卷在小孩身上,走廊静得只能听见他急切的脚步声。
  树叶哗啦啦地轻响。
  池塘静悄悄的,锦鲤怕热,都缩到下面去了。
  阳光斜斜地透过枝叶打到深色的台阶上,满目斑斓的有些晃眼的金色。
  烛台切做了新的丸子,答应先给她拿一份的。
  三日月又逃内番了,一定得好好告状才行。
  和五虎退他们一起种的花开了,要带她去看呀。
  小小的付丧神终于冲到了走廊尽头,看到了那个红白巫女服的身影,就要开心地出声喊时,对方却先一步说话了,还是温柔又元气的腔调,好像一切都没发生变化。
  “今剑,樱花开了呀,我们回去就一起去看吧。”
  ……
  你按着上头的命令给这间特殊本丸补充完了灵力,为补偿翘了玩耍时间陪你到这间本丸的今剑小天使,你决定回去后也翘了自己的公务。
  公文哪有小天使的笑容重要!
  听到身后似乎有人过来了,你牵着今剑转过身,恰对上一双熟悉又陌生的红色瞳眸。是别人家的今剑吧?你想打个招呼,却无论如何说不出话来,因为转身的时候,你是确确实实地看到,男孩眼中有什么东西,似乎“噗”的一声熄灭得一干二净。
  午后的走廊下,站在有大片粉色樱花的庭院里,小小的孩子嚎啕大哭,仰着小小的脸蛋儿哭得满脸是泪,声嘶力竭得像是所有以前没流的泪都在此时流出,任你和你的今剑怎么手忙脚乱地安慰也无济于事。
  你明白什么呢?你如何明白呢?谁又能明白呢?
  拥有着过去那些回忆的,又只剩下他一个人了。





     ooc了对不起>人<(我还是要写的(死不悔改
    下一个是髭切大佬,地点战场
     以及我很想写演练场,但对此唯一灵感就是一个段子:
     你比赛时受过最重的伤是什么?
      中场休息时看见对手的女朋友喂他喝水。



 

评论(69)
热度(340)

© 男主去死 | Powered by LOFTER